云南一县委书记落马记:和商人打牌“赢”641万13年敛财1188万

云南一县委书记落马记:和商人打牌“赢”641万13年敛财1188万

单听他们的对话,不像是形容某位书记,更像是在形容那位手气不错的地痞流氓,而且通过描述可以得知此人热爱赌局而且手气尚佳。

2020年9月27日,云南一县委书记徐会良被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对于种种罪状,徐会良全盘接受并没有提交上诉。

直到这时,徐会良书记的丑恶嘴脸才被国家纪检委撕裂开来,展露在公众面前。13年来敛财高达1188万元。

徐会良被捕的消息顿时在全国传开来,然而,在那些深恶痛绝地讨伐声中,还夹杂着许多疑问的声音。

民众的疑问并不是毫无道理,在这之前,徐会良确实是民众心中那个体恤民情的好书记。

徐会良原名徐德良,1968年出生在云南省洱源县。徐会良17岁参加工作,因为表现良好3年后就入了党。

工作学习两手抓,在职期间他也会尽量腾出时间学历来提升自己的学历,之后,他取得了在职研究生学历。

1995年11月,徐会良出任洱源县邓川镇副镇长,随后,又先后出任西山乡党委书记、鹤庆县委等职位。

2008年1月,徐会良升任云龙县县长,同年7月便升任云龙县县委书记,仅三年后,他就坐上了祥云县县委书记的位子。

“他做事认真细致而且雷厉风行,到哪里都是当之无愧的一把手”。与徐会良共事过的同事曾这样描述过他。

这些描述对曾经的徐会良来说确实是贴切的,起初的他也立志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2012年1月,在徐会良担任祥云县县委书记一年后,他曾主动联系到当地贫困群众、贫困党员与致富能手,并亲自到他们家中走访切实了解情况。

徐会良先后来到刘厂镇王家庄贫困户王汝建、下庄镇贫困党员吕恒昌、贫困党员李光宗等人的家中,希望能够了解到他们的家庭生活,经济主要来源,和致贫原因。

徐会良不仅为这些家庭带来了慰问金与慰问品,还积极鼓励这些家庭能够树立克服困难的决心。

最后,徐会良表达了自己与各级组织会持续关注他们的家庭情况,在必要时会给予帮助使他们早日走出困境。

对百姓而言,徐会良是一位好书记。对上,他爱党敬业,将人民群众放在首位,对下,他对贫困家庭亲力亲为,热情接待群众来访,热心倾听群众反映的问题并及时解决。

可以说徐会良在人民群众心中有着极大的光辉形象。所以,当人们得知这位“好书记”是因为疯狂敛财而被逮捕后,第一反应都是无法相信的。

随着职务的晋升,徐会良逐渐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在尝到一次甜头之后,他飘飘然地沉浸在因为职务之便而获得的不义之财里。

他将组织对他的培养之情抛在了九霄之外,不仅如此,在升迁失败后他心生愤怒,更加肆意妄为,最终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

徐会良很喜欢组织牌局,而且是个“常胜将军”。他经常将牌局安排在自己家中,并设定了独一套的“徐式规则”。

此赌局以“一打三”的规则进行,而四位玩家之中只能有一人胜出,这个人便是徐会良。

其中大理会丰房地产的董事长赵某、云龙讯王矿业的董事长王某,以及做经贸生意的邹某,都是与徐会良经常打交道的“牌友”。

而他们除了在各自行业都是佼佼者外,演技也相当的不错,每次牌局都进行得精彩纷呈。

牌桌之上,他们要想尽各种办法将钱输给徐会良,而且还要手段得当不能太过直白。

徐会良名义上是以“打牌”的形式与这些老板应酬,实际上是在明目张胆地疯狂敛财。

每次牌局后,徐会良都会非法获取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最疯狂的时候一局可以赢得50万现金。

据调查,自2014年起,短短四年时间徐会良就以赌局的形式非法获取人民币641万。

敛财金额如此庞大,徐会良虽深知此举已经触犯了法律但仍不悔改。并且为了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而要求当场所有的筹码都要以现金的方式结清。

这些老板一方面生怕自己给的太少担心徐会良不悦,一方面又心疼给的太多,看似是你情我愿的赌局实际心中早已充满了怨恨。

只是这些徐会良都毫不在意,他一味地享受在这些阿谀奉承当中,殊不知资本早已将他慢慢腐蚀。

2012年春节刚过,徐会良就安排下属在干部宿舍区装修了两个茶室,其中一个茶室徐会良称之为“1号茶室”。

徐会良会邀请很多商人来此相聚喝茶,汇报工作等。他们成为了茶室的常客,并顺理成章地送来名贵茶叶“一起品尝”。

明面上这里是聊天娱乐的茶室,可实际上这里就是徐会良专门接受烟,酒,礼金的大本营。

这些钱款小到徐会良的衣食住行,大到徐会良儿子结婚时的礼金与婚房装修家居建材,只要是可以送钱的门道这些老板们就无孔不入。

徐会良似虚伪的蛇鼠一般表面上说着不需要,心里则会暗暗比较这些老板上礼的金额。哪怕只是一面之缘记不得名字,只要金额到位徐会良都会露出好脸色,然后收下那些财物。

徐会良有个兴趣爱好是商人圈里人尽皆知的,那就是钓鱼。这是一个不错的兴趣爱好,但是对于想贿赂他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好手段。

徐会良爱钓鱼,于是有人在他经常钓鱼的农庄放了很多不同品种的鱼,这些鱼有的普通,有的还是高价购来后投放的,高达两万元左右的肥鱼全部供徐会良垂钓。

这个投放高价鱼的人是一家商贸公司的董事长,他十分会看人脸色,经常给徐会良带一些他喜爱的物件来。

除此之外,这个董事长还送过他许多稀奇古怪的珍宝,每一件徐会良都很感兴趣。

在徐会良生日上他曾经送过一个黄花梨的摆件,象牙手镯和两只鹩哥,徐会良这一看开心极了,从此以后,这个董事长的公司徐会良都多多少少会帮助他一点,公司也由此发展的极其快速。

之前有一家文化公司的董事长想找徐会良帮忙得到一些政策扶持,这样公司经营可以顺利一点。

刚开始送的字画徐会良不满意没有答应后来徐会良反而先找到这位文化公司的董事长了,他交给这位董事长一个足足23克的金镯子,说是想让他帮忙把这个镯子的形状变一变。

这话都说到这了,再不懂就太不上道了,这位董事长接过镯子给它“加工”了一番。

没过几天,镯子送到了徐会良手里,打开看,镯子的样式没有什么较大的改动,倒是这重量放在手里是沉了不少。

这董事长往这镯子里又添了25克金,小镯子变大镯子,这文化公司的扶持算是敲定了。

俩人通过你来我往的关系越来越好,送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还一件比一件贵,还借着镯子的名义送了好几根金条。

文化公司的董事长装作不知道陪他演戏,同时徐会良自己也在这罪恶中更加迷失了自我,逐渐沉沦并且乐此不疲。

徐会良逐渐遗忘了当年那个认真为官的自己,也忘记了自己演的戏其实都是真的,没有什么所谓的剧本。

要知道,私吞公款的代价是无比巨大的,这是非法活动,严重的会构成犯罪,可是徐会良的头脑已经被冲昏了,他“迎难而上”,名为贪心的怪物将他逐渐吞噬。

2011年,他让祥云县县委办主任利用公款购买30根二十克左右的金条,告诉县委办主任这是项目的保留金。

2015年,他借助他人之手将金条取出然后私吞了两根,之后在离职前又要了四根金条。

早在2011年徐会良上任时祥云县的风气十分混乱,上级给他发布任务说要整治祥云县,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一个叫李军的人找到了他,这个李军说自己有办法可以解决这里的治安问题。于是徐会良就答应了。

果不其然,李军将这里的问题解决了,徐会良高兴虽高兴但是他又想这个李军大概和这里的黑恶势力有些关系。

据后期了解,李军曾先后送给徐会良名贵香烟100余条,总价值5至6万人民币,名贵茅台酒和各种珍奇小玩意儿更是数不胜数。

在得知徐会良对母亲尤为孝顺后,李某还经常将徐母接到家中小住几日并贴身伺候。每逢徐母生日,李某还会带着自己的双亲来到徐会良家祝寿。

徐会良还为李军置换大量土地,还对置换土地的相关估价人员进行施压,简直是“只手遮天。”

他像老大哥一样护住自己认为是兄弟的人殊不知这些人全都是因为他有利可图才接近他,徐良军一步步在李军的圈套中迷失,到了最后才发现自己才是被演的那个人。

徐会良和李军置换土地的差价全都落入了自己的口袋,这件事两人都没有告诉别人。

工作上专横霸道,和黑恶势力来往密切,不仅自己堕落,还带着一帮人一起败坏。

他不务正业,祥云县也没有大作为,一些下属干部也吃喝玩乐不管正事,把接待当工作,业余爱好玩得是一个比一个花。

省纪委曾经三次对徐会良进行巡查审核,但是徐会良始终没有说清自己的问题,以为能逃脱一次就是一次,一直到2019年4月,徐会良的马脚露了出来。

徐会良面对审查是无比慌张的,他将自己收下的一些贵重物品放在统一放在一个大箱子当中然后藏到了侄子的岳父家,另一些为了对抗组织核查他将其转移到了自己的老家。

于是在2019年9月30日,他被大理州公安局拘留,同时上层开始对他个人进行全面调查,还有相关的财务调查齐头并进。

2019年11月27日,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第四检察部刑诉6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徐会良贪污受贿等罪行向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

2020年6月11日追加了关于徐会良犯罪的相关事实,这些诉讼都代表徐会良的罪孽深重,他想逃也逃不掉。

一锤敲定,徐会良的快活日子也就此截止,他头上悬挂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将刺向了他。

徐会良落马,同时检察机关在调查此案时查处了相关公职人员143人,56人被立案,留置12人,移送司法机关12人,问责8人,批评教育76人,108人党员干部被送到机关交代情况。

徐会良嘴里的好兄弟李军借着他的名头在祥云县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开设赌场、非法融资、偷税漏税等等,这里的每一条拿出来说都是罪大恶极的。

判决书显示,徐会良在任职期间多次使用职务之便不断敛财,折合人民币共计1188.2088万元、美元1.7万元。

其中和李军置换入地导致国家损失了人民币1309.6495万元。数额之大,犯罪之重。

徐会良没有坚持自己的初心,还让自己的母亲大失所望,从他玩扑克敛财开始他的罪也由此开始。

他陶醉在别人的阿谀奉承中,其实大家都是假装不知道,都是在演戏,有时候狠起来连自己都骗,自己给自己演戏。

徐会良忏悔说自己的结局早已注定,醒悟、忏悔仅仅是心灵的救赎,对于他所造成的恶劣影响,百死莫赎。

徐会良在审查前说,要满足人民百姓,努力工作,作出扎实有效的实绩,谱写关于大理的美好新篇章。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有做到,他除了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之外就是一身空架子,他什么都没做到。

从徐会良落马的案件当中,不乏可以看出野心勃勃甚至逾越了界限的人不在少数,同时也反映出了徐会良的权力过大,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规范权力的运用才能更好地为人为民。

和商人打牌“赢”641万,这重点不在于赢钱,而在于要通过此事不断关注拿权力当作消遣的危害,爱好可能不是爱,还有可能是犯罪,尤其是书记更要对于自己有约束能力,清醒谨慎。

3、《和商人打扑克“赢”641万,云南一落马县委书记获刑14年》  凤凰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